欢迎来到中国产业信息网设为首页|加入收藏|网站地图|繁体|产业网微薄

中国产业信息网新闻中心

产业网 > 新闻中心 > 头条 > 正文

雷军的“赌局”:10亿美元All in金山云,赴美上市能赢阿里腾讯吗?[图]

2020年05月09日 09:53:05字号:T|T

    前不久,雷军坦承自己输掉了与格力董明珠的“5年赌约”——这个在2013年末震动业界的“世纪大赌局”,赌注是10亿元,双方打赌5年内小米营收能否超过格力。而在赌约的最后一年(即2018年),董明珠以格力总营收超出小米总营收200多亿的优势取得了胜利。

    不过,雷军的第二个“大赌局”——曾以10亿美元All in金山云,这场“豪赌”或许能让他赢一次。

    昨日晚间(5月8日),雷军旗下云计算服务商“金山云”正式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成为全球肺炎疫情期间赴美上市的唯一一家中国科技企业。

    在中概股经历了4月份接二连三的“造假风波”后,金山云在此时选择赴美IPO,显得格外瞩目。

    据了解,金山云将于行使任何超额配股权前发行及出售3000万股美国存托股票(ADS),占金山云已发行股本(经金山云发售扩大)的约13.9%,每股ADS对应15股普通股,发行价为17美元/ADS。此前,金山软件、小米等金山云股东已表露认购意向,金山软件及小米有意向购买金山云最多2500万美元及5000万美元的美国存托股票。

    金山云赴美IPO,这不仅对其本身而言是一件值得庆祝的事情,对国内云计算领域来说也是一个利好消息,同时在一定程度上也有利于资本市场恢复对中概股及中国科技企业的信心。

    当前,国内云计算行业马太效应显现,阿里云、腾讯云牢牢把持前两名的位置,金山云及其它云计算企业则始终在第三梯队徘徊。在重成本投入与慢回报的重压之下,云计算企业纷纷上市寻求资本助力,但成功上市后,能否改变金山云“hard模式”的现状?

    1 雷军的“赌局”

    “集团层面赌未来十年的,就是金山云。”在2013年6月的一次采访中,雷军表示。

    彼时,距金山云成立不过一年多时间。2012年2月下旬,金山软件宣布转型移动互联网,拆分金山快盘业务,成立子公司金山云,正式进军云计算领域,金山软件CEO张宏江亲自挂帅兼任金山云CEO。

    谈到金山云的创立,雷军直言:“我自己还有个小小的遗憾,就是三个子公司业务都是十几年前做的,比如毒霸是1997年,游戏是1995年,WPS是1988年,能不能做一个2010年以后的事情?所以集团决定再做一项新业务,我们选择了金山云。至于为什么要投这个项目,因为云是未来核心。”


图 / 雷军微博

    2014年,雷军在多个场合谈到发展云服务的重要性。在他看来,移动互联网、IOT、Big Data为云服务带来了巨大驱动力。“数据爆发的趋势已经非常明显,这是新的风口。”

    金山能做云服务的逻辑在雷军看来也很清晰:

    一是云服务是2B业务,2B业务的特点就是大公司都需要second source(第二供应商),也就意味着这个市场绝对不是赢家通吃的,一定会有3-5家。

    二是云服务等于高科技的设备租赁行业,需要源源不断的现金,中小创业公司做基础云服务基本是死路一条,但金山合并报表后有10几亿美元现金。

    三是金山有独特资源和兄弟公司支撑,金山体系里需要一家基础云服务公司,“我们的生命线全在那里,要么我自己干,要么让兄弟公司干。”此外,在小米、顺为资本的生态系统里也可以引导使用金山云服务。

    “我们还有一个优势,我们金山不是顶级的企业,我们具备独立第三方的特点。我们不要求你站队,假设你用了阿里的腾讯会不舒服,而用金山的可以跟BAT每个巨头关系都很好。”雷军表示。

    雷军对金山云寄予厚望,并不吝投入巨资。2014年底,雷军宣布“All-in云服务”,承诺未来3-5年向云业务投入10亿美元,以助力金山云进入行业前五。

    “要想不被巨头挤掉,就是比狠,敢烧钱才能活下去,不敢就不要做,云服务比视频服务更惨烈,如果没有10亿美金的准备和决心,是活不了的。”雷军说。

    发展前期,金山云靠金山系、小米系等兄弟企业“奶活”。此后,以游戏、视频、金融等为切入点,专注垂直领域,与阿里云、腾讯云等进行差异化竞争。

    加上巨量资金投入,金山云成为云计算领域“黑马”。IDC发布的2015年中国公有云计算报告显示,在IaaS市场,金山云以251.6%的高增长率跻身第五名,市场份额达到4.5%。

    与市场份额同步增长的是金山云的整体营收:2017-2019年,金山云分别实现收入12.36亿元、22.18亿元、39.56亿元,后两年的年增长率在79%左右。

    随着收入增加,云服务在金山软件收入中的占比也越来越大,从2014年的个位数增长到了2019年的47%,成功取代网游业务,成为金山软件收入的第一大来源。

    由此来看,一定程度上,金山云确实为金山软件成长性赢得了更多未来,但金山云自身发展依然困难重重。

    2 “第三名”的尴尬

    在中国云计算领域,有一个有趣的现象,概括来说,即“第三名争议”。

    阿里云、腾讯云是中国云计算领域公认的第一、二名,但谁是第三名却始终难有定论。在不同机构出具的行业报告中,由于统计口径的差异,百度云、华为云、亚马逊AWS、金山云等在第三名的位置上轮番“坐庄”。

    比如,国际研究机构Gartner发布的2019全球云计算市场份额调查报告显示,在中国公有云市场中,华为云以9%的市场份额位居国内第三名。

    公有云正是金山云营收的主要来源,2017-2019年,金山云公有云服务收入分别为12.03亿元、22.11亿元、34.59亿元,分别占总收入的97.3%、95.1%、87.4%。

    金山云委托的第三方行业研究公司Frost & Sullivan出具的数据则显示,从基础设施即服务(IaaS)和平台即服务(PaaS)的营收来看,金山云在2019年的市场份额为5.4%。金山云是中国最大的独立云服务提供商,也是中国第三大互联网云服务提供商。

    国内云计算市场已达千亿,并保持高速增长。到2020年,全球部署数字平台的组织数量所占比例将增加一倍至60%;到2021年,中国55%新增企业应用将是云原生应用;到2024年,70%的中国500强组织将使用工具实现跨公有和私有云多云管理策略。2022年国内公有云市场规模有望达到1731.3亿元,2018-2022年均复合增长率41%;2022年国内私有云市场规模预计为1171.6亿元,2018-2022年均复合增长率22%。基于多云架构的数字化转型,将成为企业提升核心竞争力的“刚需”。

中国公有云市场规模及预测

数据来源:公开资料整理

中国私有云市场规模及预测

数据来源:公开资料整理

    “不要问,问就是第三名。”业内如此总结这一现象,这也侧面反映了中国云计算领域竞争的激烈程度。当前,中国云计算马太效应显现,竞争白热化,即便是背景雄厚的苏宁云、美团云,最终也只落得出局下场。

    从Gartner的数据来看,在中国公有云市场,2018-2019年,阿里云的市场份额由37.8%上升到了39.2%,腾讯云的市场份额由11.1%上升到了14%。且近日阿里云宣布未来3年再投2000亿元在云计算领域,市场势必进一步向巨头集中。

    自诞生以来,金山云一直强调自己独立第三方的特质,一定程度上,避开了与阿里云、腾讯云的对比,坐上中国最大独立云服务提供商的位置。但这个领域里,金山云同样有众多对手,且正谋求资本助力。

    2020年,国内独立云计算厂商出现上市小浪潮。其中,Ucloud已成功登陆科创板,青云科创板上市申请进入“已问询”状态,浪潮云完成C轮融资后表态将择期启动科创板上市工作。

    对此,资深科技自媒体人丁常彦对「创业最前线」分析道,上市是融资并推动业务持续发展的一个有效途径,云计算企业也希望通过进入资本市场获得持续发展动力。

    “另外,上市对企业的财务合规、品牌提升等都是非常好的契机,借助上市,云计算企业在未来的竞争中可以获得更多客户的认可和青睐。而对于前期投入较多的投资机构来说,上市也是一个良性退出的机会,毕竟资本不可能持续投入而不求回报。”丁常彦说。

    未来,中国云计算“第三名”的争夺战,注定更加激烈。

    3 “逼上梁山”

    在巨头阴影和友商紧逼之下,金山云在4月17日(纽约时间)递交了美股上市申请。

    尽管早在2019年11月金山办公科创板上市时,雷军即已表态:“金山云也在IPO的路上。”

    然而,自4月以来瑞幸、爱奇艺、跟谁学等中概股屡遭做空,市场环境对中概股并不是很友好。如此时刻,金山云不像金山办公一样选择势头正猛的科创板,而是赴美上市,引发不少关注和猜测。

    在丁常彦看来,金山云选择赴美上市跟资本市场的关系比较大。相比较而言,在纳斯达克上市的门槛要低很多。“至于中概股在美国的负面印象,金山云只能‘两害相权取其轻’了。”

    他进一步表示,金山云选择赴美上市有“抢跑”的意思。金山云选择美股,在获批上会更快,有望捷足先登,拉大与那些未上市企业的距离。“以Ucloud为代表的中国云计算企业中生代已经加快了上市步伐,在这种情况下,谁先IPO,谁在后续的融资以及业务扩展上就会占据更大的优势。”

    资金压力或也是金山软件迫不及待分拆金山云赴美上市的重要原因,颇有点“逼上梁山”迫不得已的意味。

    “云计算是一个需要长期持续高强度投入的领域,金山云已经获得了多轮巨额融资,单纯靠投资机构的长期输血,还不足以帮助一家云计算企业实现持续运营,通过IPO融资更有可持续性。虽然金山云有金山软件这样的背景,但没有阿里巴巴和腾讯这样的‘大树’,可以为阿里云和腾讯云持续输血。”丁常彦对「创业最前线」表示。

    但金山云在业绩上并不理想的表现,似乎不利于其讲好一个“资本故事”。

    近几年,金山云营收始终处于高速增长状态,却仍未完全摆脱对关联方的依赖。2017-2019年,金山集团、小米和猎豹三大关联方合计占金山云总营收比重达32%、28.4%和19.36%。

    此外,金山云优质客户总数虽然从2017年的113家增至2019年的243家,但亏损额却在逐年拉大,2017-2019年累计亏损超28亿元。

    金山云毛利率极低,2017、2018年为-9.6%、-9%,2019年勉强转正为0.2%,2020年一季度未经审计的毛利率不低于4.6%,说明金山云仍在以“烧钱”抢占市场。

    当然,目前国内云计算企业中亏损的不止金山云一家,但已有Ucloud盈利的先例在前,持续加剧的亏损显然不利于金山云再讲好故事,也不利于其坐稳行业“第三名”的位置。

    不过,久处羽翼下,难以真正地长大。是骡子是马,总要拉出来遛遛,让市场给出判断。

    4 结语

    随着“新基建”的提出,5G基建、大数据中心、人工智能和工业互联网等领域的建设正在提速,作为重要数据枢纽的云计算技术,其市场前景有目共睹。Gartner预计,到2020年全球云计算市场规模将达到4114亿美元。

    但高技术门槛、高资金投入,注定了这是少数人的游戏。微软、亚马逊、阿里、腾讯……国际、国内巨头们都不愿意放弃这块“蛋糕”。在中国云计算领域,阿里云、腾讯云两家更是已占据过半市场。

    不过,在丁常彦看来,云计算市场不是一两家企业可以全部吃下的。“阿里云、腾讯云的地位主要体现在公有云领域,目前中国企业基本上采用的是公有云、私有云相混合的应用模式,如果从整体的云计算市场来看,像华为云、紫光云这样的大型ICT企业依然有改变市场格局的可能。”

    “至于金山云、青云等云计算中生代,他们可能无法改变大的市场格局,但凭借他们自身的优势,依然可以发展得很好。”丁常彦补充道。

    不难看出,除了头部梯队的几大玩家,云计算领域里这些实力不容小觑的“新秀们”,正在加快上市与发展的步伐,在未来也将成为推动云计算领域发展的重要变量。

中国产业信息网微信公众号中国产业信息网微信公众号 中国产业信息网微信服务号中国产业信息网微信服务号
版权提示:中国产业信息网倡导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对有明确来源的内容注明出处。如发现本站文章存在版权、稿酬或其它问题,烦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与您沟通处理。联系方式:gaojian@chyxx.com、010-60343812。
 

精彩图片

 
 

 

产业研究产业数据

 

 

 排行榜产经研究数据

一级男女牲交